最新消息:668美妞网--网尽天下美妞! 全新改版,欢迎访问! www.Fm668.CN

林场工作者:谁说狍子傻 这家伙装傻有一套

奇闻录 Fm668.CN 255浏览

网上有一段对狍子的介绍:“狍子是东北最常见的野生动物,东北人叫它”傻狍子”,好奇心极重,猎人追它,它就猛跑;停下来喊它名字”狍子”,它就回头看,于是被埋伏好的其他猎人一棒子打死。如果没打中狍子,也不用去追,因为过一段时间它就会跑回原地看看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另外有网友介绍了狍子的习性,“狍子的萌点:1.狍子受惊以后尾巴的白毛会炸开,变成白屁股,然后思考要不要逃。2.会在马路中间,借着车灯跑在车的前头,根本不知道会被撞死,只知道借着亮光好赶路。3.被猎人追赶了会把头埋到雪里,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狍子的行为方式戳中不少网友的心,大家纷纷表示被“萌哭了”。


而狍子的外形与羊驼“草泥马”有几分相似,网友干脆称它为“新一代神兽”雪泥马”。还有网友翻出东北俗语“棒打狍子瓢舀鱼”,表示“狍子是国家保护动物,大家不要伤害它”。不少网友表示:“这么萌的狍子,怎么忍心杀害它。”


图为视频截屏。


图为视频截屏。


图为狍子。


图为狍子受惊时尾巴会炸开。


本报与中央电视台记者到吉林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兰家林场,追寻野生东北虎、东北豹足迹,跟随保护处工作人员为动物送食物偶遇狍子,没传说中那样傻。

12月27日,本报与央视两个频道的记者来到吉林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兰家林场,追寻野生东北虎、东北豹的足迹,走近那些为保护动物默默奉献的大山守护者。除了盗猎,能危及野生动物生存的就是缺少食物。昨日,记者跟随汪清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处、兰家林场工作人员为动物送食物,不想山路被雪封阻。记者在途中不但发现野猪、鹿等动物的脚印,还目击狍子在林里玩命飞奔。

去兰家林场 雪大路滑

兰家林场距离汪清县城约160公里,昨日7时30分,两辆越野车准时出发。“这条路很难走,山路窄,弯道多,路上全是积雪和冰,特别滑。”兰家林场李健民提前给大家打预防针。

从汪清县城出发,刚一出城就发现远比想象的还要难行,夜里的一场雪,使得路面特别滑,如果不是四驱的越野车,根本无法通行。

走到一半时,山路越发陡,积雪也越厚,路旁的农家房顶都像盖着10多层白棉被。

“兰家林场在深山区,比其他地方的雪都大,每年降雪至少50厘米深。今年入冬就下了两场大雪,深的地方得有70多厘米,越往里面走雪就越深。”李健民的话让大家有些吃惊。

老虎和豹子的食物不愁

途中,李健民指着路边的一捆玉米秸秆说,这是给狍子和鹿这些有蹄类动物投放的食物。

在秸秆旁边,有长长一排脚印。“这是狍子的脚印,它到这儿来找吃的,是新留下的,看样子都不超过24小时。”汪清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处的孙权说。

一路上,这样的足迹不断,李健民说,看到这些动物就放心了,老虎和豹子的食物就不发愁了。

刚走出不远,他示意停车,他指着远处一个露出黑色的坑说,这是野猪拱的,它肯定是找矿物质呢,看样子还不止一头,那边还有挺多坑。

在山上,有许多个类似的坑,雪地被翻过,旁边有一条细细的深沟。“野猪胖啊,走路脚抬不高,它一经过雪就是一排沟。”他说。

担心两只小野生豹难生存

从1988年参加工作,李健民就没离开兰家林场,大山是他的家,野生动物就像他的孩子。

山里下雪,下一层就积一层,不会化掉,越积越厚。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曾被远红外照相机拍摄到的两只小豹:“雪太厚,它俩的体型小,根本走不远,要是没有吃的,可怎么活呀?”

给野生动物投饲,其实也只是给那些鹿、狍子这种有蹄类动物吃的,保证食物链不断,让老虎和豹子有食物过冬。

“一只成年东北豹10天就得吃掉一只中等体型的鹿,而老虎的食量更大,一周就得吃一只。”李健民守护这座大山多年,他对动物们的习性已经摸得很透。

目前,兰家林场已建了9个补饲点,还有很多临时的,通过监测结果显示,补饲点已成为野生动物越冬的救助站。

昨日中午,大家才到达兰家林场。一排简陋的平房便是大家办公和居住的地点,屋子都是临时得到通知才取暖的。

三把手

推土机在林场地位极高

“东边那有块地方,脚印特别多,应该是动物出来找吃的留下的。”李健民还没进屋,巡护员曹智信就开始汇报。于是,李健民临时决定改变投饲路线,向东山出发。

可是车子刚刚驶出检查站的栏杆,就不得不“停工”。雪太厚,越野车也不行了。巡护员赶紧回到林场,去请他们的“大将军”。不多时,伴着轰鸣声,一辆老式推土机缓缓驶来。

推土机在兰家林场的地位,相当于三把手,地位极高。“一到冬天,就全指望它了。”曹智信说。

“林场的雪每年都挺大,下大雪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道路畅通,可以说它为我们打开的是生命通道。”李健民可是把推土机当成宝贝一样护着。

往东山的路并不是很远,只有9公里,但是推土机速度很慢,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到达曹智信所说的地点,茫茫一片白雪覆盖山路,上面大大小小错杂着许多动物的脚印。孙权说,有马鹿、狍子、野猪。走到山下的河沟旁,巡护员把食盐和玉米粒投在这里。

有偶遇

车辆继续前行,突然前面的车停下来,大家意识到可能发现了什么,没人提醒,都推开车门跑下去。大家向远望去,只见一个身影向树林里玩命飞奔,是狍子!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大家扼腕叹息,那家伙速度太快,没人来得及拍下它。

“不是说狍子傻吗,只要有人喊一声它就停下来看,今天咋就变聪明了?”有人问。

“谁说狍子傻?那可是看走眼了,这家伙装傻有一套,心眼儿多着呢!就是推土机声音太响了,它一听害怕才跑的,要不然不会跑那么快。”孙权说。

很危险

越野车险滑落深沟中

记者跟随一队护林员到山上一处管护站,距离林场约14.5公里,但路是异常难走。

山路弯弯曲曲,路两边的雪并不实,车尾不时会因打滑甩到一边。紧紧拽着把手,身体不停地随着车辆左摇右晃,虽然大家的脸色已经有些惨白,但还强装镇定,咬着牙开玩笑说:“好像在大海上漂荡。”

眼见着管护站的房子就在前面不远,突然车子一打滑,车尾甩了出去,然后是车身也跟着往旁边的深沟旁滑去。幸亏司机驾驶经验老到,很快将车子停下来,距离深沟还有一步远。

太艰苦

林场一直没通电

晚上回到林场,大家仍惊魂未定。

林场里没有电,手机没有信号,只有一部有线电话可以与外界联系,赶紧打电话向领导报平安。

兰家林场建于1975年,从建场开始就一直没有电,有一台小型发电机,但冬季每天只有六七个小时供电,用于给设备充电。

“你们用一度电不到一元钱,我们这可就贵了,舍不得用。”李健民每花一分钱都要算计着。

记者来采访,他提前给供了电,但做晚饭时仍没舍得用电饭锅,用铁锅蒸的,饭太多了,有些地方没有熟。

这半生不熟的饭,工作人员吃得很香。桌上的4个菜里,两个是咸菜,但对于林场工作人员来说,相当于过年了,平时他们都是对付着吃。

屋子是记者来之前烧过的,炕虽然热,但屋里冻手。这里的工作人员,不言辛苦,都在为保护这座大山而默默地付出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